On Nov 14 2016 by H. Ronald Klasko

Ron Klasko权威解析:美国大选对美国投资移民EB-5的影响

大选过后,我收到了许多投资人,区域中心,开发商客户以及其他EB-5同行的来信,询问大选对EB-5的影响。简而言之,我的回答是,相比于其他移民法领域以及美国社会和法制将受到的影响而言,本届大选对EB-5的影响并不是十分突出。但如果如此言简意赅的回答,这篇文章就会短而无趣,因此,我打算把事实和一些推测结合起来,详细阐述一下我的想法。

在大方向而言,情况依然如故。大选前,共和党把控了参众两院;大选后,共和党仍然把控参众两院。大选前,Grassley参议员是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而Goodlatte众议员是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大选后依然如此。Leahy参议员有留任参议员司法委员会列席成员的机会,但有迹象表明他会加入其他委员会。如果这样,那么Feinstein参议员或者Durbin参议员有可能代替他的位置。无论代替人选是谁,对EB-5持友善态度的参议员少数党领袖Schumer参议员将会变得很有影响力。在众议院,Conyers众议员将留任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列席成员的职位。在参议院议员中,有影响力的人除了Grassley和Leahy之外,还有Schumer(民主党),Cornyn(共和党),以及Flake(共和党)。这一情形相比之前没有变化。在共和党方面,Cornyn和Flake参议员之前都不是即将上任的新总统的拥趸,且没有理由认为他们对EB-5友好的态度会因为大选的结果而有所改变。

大选带来的最大的改变,就是奥巴马总统将被特朗普总统取代。大家之前普遍认为,只要国会通过EB-5立法,奥巴马总统几乎肯定会签署通过。他的下属以幕后的形式参与了之前提案的进程,但公平的说,奥巴马政府并没有为EB-5行业的未来提供至关重要的支持。

而现在,特朗普将取代总统的位置。尽管特朗普在许多移民政策领域的立场广为人知,但就EB-5而言,却并不明晰。我们知道的,是他的Trump Bay Street项目是EB-5融资的受益人,且他的一个亲属和主要的参谋人是一个使用过EB-5资金的开发商。

同时,另外三个人的影响力将会逐渐显现。阿拉巴马州的Jeff Sessions参议员常年担任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委员。在大选过程中, Sessions参议员很明显是特兰普移民政策的主要参谋人。Sessions的一个前下属是特朗普政府过渡团队移民政策实施的负责人,而他的前幕僚长在特朗普政府中将身居参谋要职。对于进步的移民政策而言,这都不是好消息。实际上,Sessions参议员是参议院中限制移民的主要倡导者。但是,他的反移民主张的一个例外恰恰是EB-5领域,因为他有明确支持阿拉巴马州EB-5项目的记录。

另外一个重要角色是已经加入政府移民政策过渡团队的堪萨斯州州务卿Kris Kobach。此人主张限制所有的移民政策。现在判断他是否会插手EB-5项目为时尚早。

综上所述,两院中的关键人物没有改变,而白宫的态度尚不明了。有了这一大方向,下面我们就来讨论EB-5项目的短期动向,之后再以惴惴不安的心情对长期走向进行预测。

我们都知道,EB-5区域中心项目之前作为为所有政府项目延期的持续决议的一部分被延至12月9日。尽管在撰写本文时,12月9日之前通过EB-5新法尚有可能,但我认为可能性不大。而且,大选的结果让这一可能变得更小。如果参议院和总统位置中至少有一个被民主党斩获,那么共和党的国会就更有动力在12月9日前通过最终预算案,从而不让新接手的民主党参议院或者总统染指。而本次大选的结果则造就了相反的动力。特别是,我们有理由推测,国会会将持续决议继续延期到3月或4月共和党掌控政府所有部门的时候。如果是这样,那么EB-5几乎可以肯定会作为持续决议的一部分继续,而再一次被短暂的延期。

如果情况如此,那么在逻辑上,我们要回答的下一个问题就是在2017年第一季度会发生什么。在这里,我的水晶球里的预测就不那么清晰了。

总而言之,有三种可能。

概率最小的情况是国会让EB-5停摆。在大选前这一可能出现的概率最小,而在我看来,大选的结果并没有让这一概率增大。其主要的原因,除了国会中有许多EB-5支持者,以及EB-5停摆会导致全美范围内很多项目大面积的受到影响之外,更在于只要EB-5和E-Verify,宗教人士和医生这三个需要延期的移民项目捆绑,停摆的可能性就极小。这三个项目都有重要的支持者希望他们不要过期。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在竞选时曾在多个场合强调,E-Verify是他移民执法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EB-5和这三个项目脱钩,那么我会有所担忧。但现在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会发生。

下一个可能的情况就是2016年的重演。也就是,EB-5会在没有实质改变的情况下延期至2017年9月30日。在大选前,我认为这一情况出现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是我认为大选的结果让这一情况出现的概率有所增加。这有起码两个原因。首先,新政府有许多重大的立法事项需要解决,这有可能让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在2017年的第一季度十分忙碌,而无暇顾及EB-5的讨论。这些重大优先事项包括大法官的提名和其他联邦政府官员的任命。

其次,这仅仅是我个人臆测,由于特朗普政府把移民改革作为重中之重,其可能不希望在新政府没有出台全面的移民改革策略之前,对任何移民问题进行实质的讨论,因此可能推迟EB-5移民的实质法律的辩论。

第三种情况是大选前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而在我看来,大选后仍然是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也就是,在2017年的第一季度,国会会就EB-5全面改革立法达成共识,同时给项目一个长期,可能是5年的延期。我相信,许多议员希望解决这一问题。如果乡村派的Grassley和Leahy能和城市派的Schumer,Cornyn和Flake消弭乡村和城市之间的鸿沟,那么我们就会获得一个新的法律和长期的EB-5授权。

在文章最后我也不得不泼一盆凉水。我认为,此次选举对EB-5最大的影响,就是降低了通过立法手段解决中国EB-5投资人冗长排期的可能性。尽管我此前一直在呼吁,且以后仍然会继续呼吁EB-5立法包含重新使用未被使用的雇佣类移民签证名额(且可能把这些名额放给对国会有特殊利益的项目,比如基建类,高贫困区,建造类等)的条款,这一立法策略成功的可能依然十分渺茫。

在大选前,我认为解决排期的最大希望在于全面移民改革,而这也可能是克林顿当选后可能最早推行的几个政策。而现在,全面移民改革,特别是包含提高移民签证名额的全面移民改革已经成为空中楼阁。同时,通过行政命令来缓解排期也不再成为可能。如果无法通过EB-5立法重新使用先前未被使用的名额,那么以诉讼形式反对错误的将家庭成员纳入10000个名额将是唯一的选择。这一情况需要出现奇迹才会发生。